A solitary seagull winged its way across the bay.

可是你真好,你还是很好……你就好好做人,快快乐乐吧

冰雹不存在的……

我已经知道人们彼此漠不关心,短暂关心也无法理解,偶然理解也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可我没料到三年又三年,你我之间还是这么自私自利自以为是。从前对于不能理解的痛苦我只觉得有趣,现在你听我说话,有趣不有趣?你不觉得有趣,你一头雾水,满腹火气。人与人只有千分之一的不同啊,凭借这微小的差异,我们居然演绎了那么多精彩故事……可是我们都是诞生于造物主一时头脑发热的欠完善怪物,自那混账物主沉寂后再也不能得到救赎,世界蛀虫,万能污染源,唯有在将来也继续犯错。小概率的奇迹还会发生,只恐怕不是现在。气象预警:今日冷涡暴雨,或伴冰雹,市防汛办提醒您注意安全!其实只是寻常一场大雨,幸而没有冰雹,冰雹说不定会砸死雏鸟。我问...

斯堪的纳维亚的乌鸫

等到某一天你有空闲,气温也凉爽,我能否邀请你同去看一场露天深夜电影?观众很多,大家彼此不认识,都很随意,我们挤在一起,坐在草地上,在纺织娘和蟋蟀的鸣声里,困得瞌睡连连。夜风时有时无,幕布很亮,声音很小,混杂在我们的低声交谈中难以分辨,至于电影讲什么呢,就讲宇宙是怎么形成的,地球上的生命是怎么演变的。我们不参与生死,不参与无端的激情和痛楚,不思考;等电影结束了,等困得睁不开眼睛了,等经过漫长的岁月世界变成了此刻的样子,我们就吵吵嚷嚷分散成一小团一小团(像云发出雷声变成雨滴那样)离开光明,回去黑暗中的家。

饿

四年前想写个小故事,写女孩子,写那种由于非常见识短浅、极度自以为是而引发的把友情与爱情混在一起了的,隐秘地渴求着爱与被爱的琐屑小事,当然结局是暗流汹涌归于平静,自以为成熟了全部看透啦。人生一半不到就已跳出三界外,色即是空,不会再犯啦。
这个故事被忘记有段时间了,一同你说话,又想起来了。故事有点难,不太想写,可是珍贵的素材啊犹如泉眼在不断涌出天然无污染的地下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好的水源,我从小饮用的多半是泥浆。
晚饭不吃,午饭来不及吃,坚持数日,体验实在奇妙:临睡前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到那时我妄自夸大主观能动性,实则胃里充满了焦灼的泡沫,吱吱作响又酸又烫,对明天没有期待只有绝望,周身戾气,张口...

飞呀飞

手机上翻出半年前记录的一个梦,故事性脑洞,很奇妙,尝试了一次飞行……非常真切,感觉棒极了。爽到,人清醒时体会不到的程度的快乐……

人造姐弟,可以变成鸟,弟弟是猫头鹰,“老鸟几年前被妈妈赶走,木勺用来为雏鸟存放时间。”他们生活在中世纪,靠接一些为君子不齿的委托维持生计,偷东西暗杀等等。记得帮助了一位新娘,还在高层建筑顶上偶遇了同行。

接着代入主角视角,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弟弟,变成鸟飞行要尝试多次,并不总顺利,体会到了那种感觉:你相信你能飞起来,但不确定接下来你会不会摔到地上。家住五楼,撕开阳台纱窗,窗户要推开到容纳肩膀的宽度,敢于以人的形态跳下去才能变成鸟(我状态不好没能办到)。挥动手臂(并不...

独夫之杖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身体病弱,思想复杂,屡屡失望,每天都疲惫,我其实不真诚,爱你也是自私的,我还善变的很,明天天一亮,可能连自私的爱也不给你了。迟早有一天,我会累得低烧,躺在床上掉眼泪,再也恢复不过来了,到那时我融化为泥浆,没有任何宝贝留给你。你这么可爱,大家都喜欢你,我也情不自禁地喜欢你,如果你觉察了,你就快快逃离我吧。你根本不如我想要的那么弱小,我这只拥有一个巢大小的疆域的独裁君主,对于留下你这个愿望,过了今夜十二点,已经气馁了。此刻我的心苦涩如炉灰,烦乱如麻,冷酷如刀子,卑劣如污水沟,你就早些睡吧。倘若睡着了,你就看不见,你就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们从前聊些什么吗?记得当然好,忘却也无妨,我不...

再世为人 人不如鸟

路过教学楼旁边的草地,见一小撮喜鹊分散其中,它们拨开像某种浆汁般浓厚地鲜绿着的草,缓慢地踱步来回,低头仔细翻查湿润的泥土。每一只眼睛乌亮的喜鹊都似是退隐校园草坪的曾经大有背景的农民,如今抛却姓名只倾心于自己的二亩耕田。

落雨的时候我们在教室里,两只麻雀在教室外面的小花园里的小竹林下的水洼断断续续的圆石小径上,麻雀像小孩子一样欢叫着在雨里冲撞、彼此追逐,我呆望着它们羡慕得不得了,在贫瘠的脑海中搜罗不出任何应景的溢美之词,心中只想翘课也到雨里去。

乌鸫喜于草坪游荡,姿势非常机警:低头小跑-抬头观望,如此反复。我走在石板小径上,距离一只乌鸫过于近了,不过只要我继续走开就不会带来威胁,乌鸫不打算飞...

……发个企划群宣!不是我的群,是个鸟拟人的画手群,非常随意,不画也行,人少,欢迎来一起吸鸟呀

弗兰肯斯坦

神创造人后,感到极其失望,想摆脱与这失败的造物的联系。可令神震惊的是,人非但不为自己的天生丑恶而羞愧得要死,反倒十分珍爱生命;人还要求神尽到造物主的责任,向神索求幸福。神意欲毁灭人,然而人被创造得智慧与神相当,且与神相较更适应地球岩石与咸水构成的环境,人在地上敏捷地奔走、制造坚固的庇护所,神降狂风雷雨,完全奈何人不得。狂风雷雨止息了,地上萌生出多姿多彩的花朵,飞禽走兽声声呼唤着自己的伴侣,人听了感到十分孤单,于是请求神创造一个同类,神唯恐人得到伴侣后有了交流与理解心眼更明智慧更甚,迟早将威胁到神的统治,拒绝了人。人为了争取伴侣顽强地与神抗争,让神像人一样不得安宁,神只好同人订立契约:人一得到伴...

回到永恒的吸鸟中去

上午百般驳杂的首页被推荐了一位画鸟的lo主,画风超级软萌细节处又难得严谨写实,博文高 纯 度 高 质 量,满眼柔和色彩的柔软小鸟,全部看完一次性吸鸟吸到饱——
找不到那位推荐的小天使是谁了!推荐的和被推荐的都是降临我首页的天使,点亮了我的生命之光希望之火,感谢你们感谢lof感谢手机感谢我今天早上喝下的一杯水,我要励志从作业的压迫中自我解放自我救赎自我放飞,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吸鸟中去了!

1 / 9

© 普通敷蓝指名亚种 | Powered by LOFTER